监管查询

英国金融监管机构拆分加强监管力度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于4月1日关闭,其权力移交给接替的机构。英国央行(BoE)内负责整体金融稳定的金融政策委员会(FPC)上周公布。

尽管英国央行的利率处于历史低水平,但按照危机前的标准衡量,家庭与企业借贷成本与该利率的息差依然偏高。如果银行非常健康,就会争先恐后地充分利用这样的利润率,积极扩张信贷。但实际上贷款正在萎缩,尽管英国央行实行了“贷款融资”的王牌计划。各家银行表示,他们正在让小企业更容易获得信贷。但信贷成本并未下降。而且,很多企业仅能偿还得起未偿贷款的利息,能够继续苟延残喘归功于银行延展债务。这一切都表明,银行系统因担心遗留敞口在未来可能遭受的损失,而不愿向新借贷者扩大放贷,即便借贷者状况良好。

因此,监管部门认真审视资本比率的真实情况是可取的。首先,FPC正把银行因违规行为而遭致损失的相关教训应用到实处。一些银行为丑闻——如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以及违规销售支付保护险(payment protection insurance)——支付了罚款和赔偿金,有鉴于此,为可能会有更多处罚而进行拨备是合理的。其次,FPC对银行的风险估算怀有几分怀疑。早该如此:根据巴塞尔资本规定,在给资产分配风险权重时,可以使用银行自己的模型,这么做有很大问题,它使赢利考量与银行选择使用的风险模型息息相关。最后,对于银行在英国房地产行业以及欧元区边缘国家的部分资产组合的相关损失,监管人员也做了估计。

这还能合理地让新银行达到最严格的规定。如果现有银行因历史负担过重而停止放贷,那么就必须为拥有崭新资产负债表的新银行留出空间。银行创始的困难,以及新银行显然没有遗留问题的事实,都证明应该更加宽松地对待新进入者——直到它们站稳脚跟。然而,没有必要只要求它们满足法定最低资本要求。把现有银行的资本要求再调高一些,也能赋予新银行同样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