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 美元指数积弱难返?当心中期选举给多头一针强心剂

美元指数积弱难返?当心中期选举给多头一针强心剂

点击: 来源:


  美国中期选举将在两天后举行,全世界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的中期选举如此受到重视。就从结果而言,无非是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能否守住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但本质上这是一场美国人民是否站边民粹主义思想的投票。

  美国中期选举背景补充及可能的市场影响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其中一次国会选举与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同时举行,而另一次则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举行。在两次总统选举之间举行的国会选举(国会是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就是“中期选举”,今年的选举日期为北京时间11月6日晚至7日。

  美国中期选举选的是国会议员和州长,是两党对国会控制权的争夺。本次将投票选出众议院435个席位中的每个席位,并改选国会三分之一席的席次(100个参议院席位中的35个席位)。

  从历史经验来看,总统所在党派在中期选举中较为不利。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民主党领先幅度略有下降,从上个月的13%降至8%,不过美媒预计这足以使得民主党夺回众议院控制权。

  参议院方面共和党有微弱优势,因今年改选的35个席位中有25个由民主党占据,10个由共和党占据。因此民主党需要在守住原席位的同时,拿下摇摆州的席位,难度较高。

  除这些以外,还包括决定37个州选举新州长、地方各州、县立法和行政机构选举及等事项。

  机构认为,若民主党夺回众议院,会加大美国政治不确定性,两党的分庭对抗或使得美元承压。如果意外出现“特朗普大获全胜”的结果,美联储可能继续遭到总统批评,这可能会促使美联储更加努力地保持目前的紧缩路径。特朗普因此不会调整当前鹰派的外交、贸易政策,未来避险资金可能会倾向美元、日元。

  美元指数技术分析

  日线级别:11月2日提到当日先看反弹,第一目标位在96.55-96.65区间。虽然MACD尚未出现死叉,翻出绿柱,日内收盘价也暂未失守13日均线(目前约在96.38),但笔者认为美指当前下行风险较大。

  因为从10月16日起上涨了12个交易日至16个月高点97.20,在破除4小时级别上升通道时就代表涨势暂告一段落,仅调整两个交易日显然不够充分。

  日内关注95.59(97.20-94.98半分位位置及11月2日最高价)-95.68(10月29日收盘价)区间突破状况,若收盘价最终能站稳95.75,则存在群狼吞象的可能或化解危机,反之增加下行风险。

  4小时级别:震荡反弹;图中笔者画出两种走势,一种做较小收敛三角后直接向下,一种日内走出ABC的反弹后继续向下。

  因为上周四以大阴线直接贯穿了上升通道,尊重趋势选择看空,反抽越不过96.8-96.9区间都可视作构筑小级别头肩顶的形态。

  指标上MACD已到了零轴下方,只要反抽确认不过压力位就会形成倒鸭子张嘴的加速下跌形态。第一目标是直接到了94.78-97.20的半分位位置96附近,若再次破位下行,95.72的0.382黄金分割位,95.36位置都可能在本周触及。

支撑:96.28、95.98、95.72、95.52、95.36
阻力:96.60、96.75、96.89、97.03、97.20

  结论:未升破96.8-96.9区间前看空,日内收盘价必须站回96.75才能实现群狼吞象的逆转,关注96.55-96.70的区间突破情况

  中期选举结果实际反应了三个问题

  一、美国人民对民粹主义的“看涨期权”

  自特朗普上台后一直热衷于“退群文化”,包括北美自贸谈判协议(NAFTA)、联合国科教组织、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总统希望将多边主义贸易转变为双边谈判交易,贯彻执行美国第一原则。

  不仅如此,其在任期内实施的政策如在美墨边境“筑围墙”、禁止境外穆斯林进入美国、驱逐境内非法移民、狠批与主流媒体等,都具有民粹主义的思想。他还经常“炒掉”政府内部要员,替换的人物大多具有鹰派色彩。

  可以说“激进鹰派”和“民粹主义”是总统的两大特点,这类极端的做法虽然破坏了世界秩序,但确实为美国人谋求到了福利,起到了一定作用。

  如美加墨三方协议中,提升了北美制造汽车零部件比例和时薪工资;美国以汽车关税相要挟,逼迫欧盟买入更多的能源、大豆等商品。

  小布什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斯蒂芬·哈德利最近表示,“这次投票不仅是对特朗普总统任期头两年的公投,也是对他所代表的民粹主义“政治品牌”的公投。”

  美国的政治斗争很激烈,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包括社会问题、预算、福利支出、移民改革等。多年来美国领导人一直尝试着突破,但始终收效甚微,民众的耐心丧失可能是民粹主义占据上风的原因。”

  二、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

  全球目前都在等待中期选举的结果,这关系到特朗普能否完成他的第一个4年任期包括还有无2020年后连任的机会,以及美国民众对当下外交政策的态度,这将促使各国提前做出一些预判性的准备。

  如美国与朝鲜的无核化进展谈判,会否先松绑经济制裁,还是双方冷战到底。

  美对俄罗斯会不会有第二阶段的制裁;美国会否落实汽车关税政策,若欧盟不同意全面开放农业市场等问题,可能在中期选举后出现大致的方向。

  三、本国第一理念可能借此持续传导

  自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强化自己的主权意识,而非从全局考虑。

  比如说英国脱欧协议,双方在爱尔兰边境问题解决上争执不下,强硬脱欧派始终不满意首相梅倡导的变相软脱欧,这直接导致外交大臣约翰逊,脱欧大臣戴维斯的请辞。

  再来看意大利的预算赤字问题,该国也是无视欧盟预算赤字红线力求扩张财政扶持经济。尽管欧盟再三发出警告,意大利执政联盟坚决不修改本国2018年的财政预算。

  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末宣布将不再谋求连任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也不会再谋求连任总理,反移民情绪使得本届联邦政府中联合执政的基民盟和社民党在当地双双遭遇重挫。

  若特朗普意外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相当于是一个标杆,强化本国第一优先原则理念。

  就在上周,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兹称,他不会签署一份34页的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该协议中旨是更好的解决难民流动问题,并确立各国权利职责。

  7月,除美国外,所有193个联合国成员国均表示支持该协议。可在美国拒绝加入之后,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也放弃了该协议。
分享到: 收藏

Copyright © 一起外汇网版权所有 2010-2018 不得转载